长津湖志愿军冻伤冻亡众多:未等棉衣到位便入朝

原创 Kbet365  2020-11-20 10:45 

【环球网军事报道】今天有人提到九兵团的伤亡时,质疑志愿军冻死冻伤不值。其间固然有后勤上的疏忽,而更主要的原因却是因投入战斗太快、以及后勤遭到美军空中绞杀所致。

第九兵团原来的任务,本来是在东南沿海地区进行渡海登陆作战训练,准备执行解放台湾的任务。朝鲜战争爆发后,才奉军委命令北移。据九兵团20军副政委谭右铭回忆:“第九兵团从受命北移山东开始,在短短1个月的时间里,任务连续发生3次变化,最后是由山东直接开赴朝鲜战场。接到11月1日赴朝参战的命令时,兵团已来不及向部队传达,只好决定将传达放在北上途中进行。”

我志愿军战士在朝鲜战场上行军(拍摄者为志愿军老兵、原27军《胜利报》社社长曲中一)

1950年9月5日,华东军区向军委发了电报,说明即将发给第九兵团的冬服是按江南气候缝制的,恐不耐寒,华东不知道缝制寒区被服的标准,请示可否请东北军区帮助准备御寒衣被。10月12日,毛泽东和军委于向华东军区发出电报,令“宋部提前开东北。”陈毅鉴于“宋部部队中尚未进行动员,尤其装备尚待调整,冬衣未发”情况,回电请示延期出发,“以11月中旬直开东北为好”然而时不我待,10月19日志愿军出兵朝鲜,23日,毛泽东又给华东军区发电,要求“宋兵团须从速进行政治动员和军事训练,并准备先开一个军去东北”。31日,毛泽东和军委又电令九兵团立即开始行动:“第九兵团全部着于11月1日开始,先开一个军,其余两个军接着开动,不要间断。”

宋时轮率兵团部北上经沈阳时,特别向东北军区领导汇报防寒装备上的严重困难。东北军区副司令员贺晋年得知这一问题,即命军区后勤部将库存的军大衣悉数调拨给第九兵团使用。但因数量有限等原因,仅勉强解决了兵团部分人员的冬装问题。

“由于我军入朝仓促,一切冬季物资未能补充齐全,如我军棉鞋、棉帽、棉背心、大衣,除一个师大部领有棉帽外,其余均未能穿上,弹药和手榴弹全军平均每人只有二个,兵站未能及时设立,所以粮食未能运上”“各部队有三天没吃到粮,弹药不能及时供给,加上冬季物资未能补充,在零下20余度的雪冰冻地上作战,对我战力影响很大,减低参战部队之战力百分之五十”(《20军长津湖战役简报》)

九兵团20军11月15日到达战役集结地域,27军17日到达战役集结地域,26军则迟至22日23时,才到达指定位置。美军23日已经到达长津湖地区,占领柳潭里了。兵贵神速,如果志愿军九兵团要等冬装配齐,补充好汽车弹药再出动,那战机错过,也没胜仗可打了。

战役结束后,宋时轮于1951年1、2月,在兵团高级干部会议上和向志愿军党委及军委的总结报告中,多次进行了检查。1951年3月上旬,在兵团党委扩大会议上,他在《关于咸镜南道作战的总结》中,又进一步全面检查了第二次战役中兵团领导和指挥上存在的问题,并再次主动承担了责任。

据宋时轮女儿宋崇实介绍,1952年9月,第九兵团从朝鲜回国,车行鸭绿江边,宋时轮要司机停车,下车后向长津湖方向默立良久,然后脱帽弯腰,深深鞠躬。当他抬起头来时,警卫员发现,这位满头花白的将军泪流满面,不能自持。

其实由于天气酷寒,岂不说志愿军转战快、条件差,造成了大批非战斗减员,即使是吃着营养餐、盖着鸭绒被、后勤保障远超出志愿军的美陆战一师同样也出现了大量的非战斗减员。据统计,陆战一师有2700个非战斗伤亡的伤患,其中大约2000人属于冻伤伤患,在这之中,95%是足部冻伤。(《美军陆战第一师在古土里、下碣隅里、柳潭里区域作战之研究》)

二则因美军的武器装备与志愿军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美军一个师的火炮计有155榴弹炮18门、105榴弹炮54门(另坦克载的九0炮141门)、42重迫击炮48门、81迫击炮36门、57无坐力炮117门、火箭炮81门、六0炮81门,共大小炮577门。因此敌炮兵对我危害很大,有些战斗(如防御或白天攻击)的炮伤竟占80%。)

据20军战役简报,“由于下雪冰冻和地形条件限制,全军炮兵除步兵运上82迫击炮及一部分重迫击炮和59师有一部平射炮参战外,其余平射炮均未运上,更由于高山雪地牲口不能行走,已运上的炮均用人力运输,因此在战斗中缺少制压敌炮兵之武器来大量杀伤敌人。”

(原标题:长津湖战役背后:志愿军第九兵团本属攻台部队,未等棉衣到位便紧急入朝作战)

(责任编辑:姚文广_NN1682)

本文地址:http://www.changyuan-ad.com/16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Kbet365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